绢子的爱情

亚博APP官网

2019-04-15 15:47

  近几个月,因工作需要,在黄甫峪旅游公路巡路,这条公路上上下下来来回回走了N多遍,看惯了山中日出日落,听惯了山谷中潺潺流水。每走一次,山中的水,山中的石,山中的景依然又打动着我。   这山涧的水真清啊,这条溪水顺着山沟从上而下奔流而来,平日里,山涧的水很是清澈,哗哗的流水清纯如少女,透亮而活泼。平缓处,或碧绿深沉,或浅浅的露出白沙丸石。地势跌宕起伏时,便翻起不小的浪花,白沫在下面平缓处慢慢消去。有无数游客感叹这水的清澈,忍不住想下车掬一捧水喝上一口,或带一瓶回去留着记念。   夏季暴雨过后,河水便失去了往日的儒雅,清澈见底的溪流,变成了混浊发黑的洪流,从上游山谷汹涌而来,如同发了脾气的壮汉。站在岸边,看河水澎湃,听水声在山谷中回荡。喘流急处,你能真切地体会到苏轼的“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″那种景象,感同身受。   沿着峪道公路,栽种了许多松树,春天时候会长出许多松塔在松针中间,在半山腰和路边,一簇簇的迎春花,黄橙橙的,让人眼前一亮,开得满身雪白的洋槐花树傲立崖边,让人联想到风雪夜归人。除了这满山黄花白花之外,山坡上也有香椿树,有一处坡全是香椿树,好几亩地。站在那儿,不用挪地方,便能采出一面袋子香椿。夏天的时侯,山果相继熟了,先是杏子,路边偶尔会有一两树杏,黄黄的,摘一两棵吃了,酸酸甜甜的,感觉不错。半山洞是个山回路转的地方,旁边的河随路走,只是山谷没来的及收缩,河对岸便於积出一块地来,上面长了许多杏树还有李子树。不知是人工栽种的还是野生的。杏树顺着山坡漫延到了半山中,成熟时节,一片金黄在风中摇曳,那些熟透的杏子在树下落了一层。无人问津,一年又一年,熟了又落,落了再熟。   八月中下旬,核桃熟了,四号弯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坡上,无数的核桃树高高低低地挂满了核桃。路边野葡萄黑黑的密密的挂满了枝头,伸手摘一串,吃上几粒,甜甜的,稍有点酸,别有一翻滋味。   坐在车上,或走在路上时常能看见野羊从山上下来喝水,在突兀的山崖上行走如同平地一般,意识到有人跟踪,它会迅速上山,三跳两蹦便消失在罐木丛中。除了野羊,松鼠也常常会从树丛里蹦蹦跳跳到路上玩耍,偶尔也有葬身车轮下的。草丛里飞舞的各样的蝴蝶相互追逐着,时而路边,时而围绕着人,有大的,有小的,有花的,有黑的。好不热闹。   这里的路依着山,曲折回还,峰回路转,经过四弯八折十几转盘旋而至索道下站瓦庙沟,沿途十几里路,你看到的山与别处的山大不相同,这里的山上很少有土,抬头望去,高�入云的大山全是岩石,有的一座山就是一块石,山有多高,石便多高,山有多大石便多大。靠近路边,大山像被刀切斧砍一般直直切下,这就是百尺崖,说是百尺,其实百米也有。二道弯的地方也同样是被切了下来,只是没有百尺崖那样直着下来,倾斜着下来了,这两处的切面都有上千平方之多,别处山峰及山腰里都长着密密草木,而这两处却很少有绿色,一整面全是白色崖石,零星地点缀少许绿色。坐车经过的游客无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。纷纷拿出手机拍照。   雨天时候,云雾在山腰盘绕,缓慢移动,象一条白纱带围在奔跑少女脖子上 ,随风骤荡,是那么地灵动。有时山上也会有一层薄雾,像新娘披着的白纱,山崖上的雨水顺着指崖石流下,到山脚崖石凹进处,便散成白色的瀑布,像是白纱裙的下摆。   雨雾天,你站在瓦庙沟抬眼看索道,看不到头,只见缆车的轿箱一个个依次从云雾中出来,就像一队仙女 从云雾中款款走出,不慌不忙。转一圈后又悄然隐进雾里。   黄甫峪的公路,是通往华山北峰索道的,也是当年智取华山时解放军小分队走过的路,当年也只是个峪道,一个山谷中的河道。如今开辟成了旅游公路, 走在这样的路上,不但可以欣赏四时之美景,品尝应季之山果,也可以从过往车窗之玻璃,看天下之人,读世上之事。金榜题名的莘莘学子,意气风发。青春年少的恋人,情深意浓。商海精英,挥斥方遒。政界大佬,目光深遂。今年清明期间,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拜完黄帝陵后登华山,手戴一双白线手套凭栏远望,高贵之中流露出几分平凡。有一刻,柱姐抬头仰望,被山上美景惊呆了,这一刻被摄影师记录了下来。   这里的山,这里的水,这里的花这里的草,这里的虫这里的鸟,这里的云和雾,处处写满了神奇,处处都隐藏着魅力。   你为什么不来?你若来了,定能看到更多的神奇与美丽,因为我给你看的只是通往北峰的黄甫峪,还有无限风光在险峰一华山之上。

上一篇:第4节:改变情绪改变人生

下一篇:高过一切的灵魂(组诗)

打赏一个呗~~

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:0条

LittleBlack

爱生活,爱音乐,爱电影,爱编程